新闻资讯

南充少女遭家暴失联?警方:女孩沉迷网络 未发现有家暴

编辑:韩钰宁责任编辑:马兰 来源: 红星新闻
2020-08-05 21:57

“被按在窗台上往下推,问你怎么不去死?被拿伞、衣架、拖鞋打出家门,扬言你别回来了,被母亲捆绑住双脚强迫喂其进食……”

自8月初开始,一条关于四川南充市西充县一女孩疑遭家暴的消息引发网友广泛关注。当事女孩16岁,名叫小新(化名)。关于她被家暴的消息最先由其朋友发在微博上,之后事件持续发酵,当地公安、妇联等部门相继介入调查。

之后,有媒体引用女孩朋友在微博中的“失联”说法,但其朋友后称“失联”一词表述不当,女孩本人亦通过微博发声称“被失联”。另一边,网友们希望当事人举出更多关于被家暴证据的呼声一直未断。

8月3日下午和晚上,女孩朋友先后更新微博说,她与女孩父母进行了沟通,了解到女孩父母的想法,事态的真实情况并非女孩最开始所描述的这般严重,事件有调解的余地,希望大家不要继续增加热度。

那么,女孩是否真的遭遇了父母家暴?事件真相到底如何?8月4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曾前往疑遭家暴女孩居住的小区,通过走访邻居和居委会工作人员获悉事件的“另一版本”:邻居们从未听说女孩遭遇家暴,居委会也未接到过女孩求助。印象中女孩成绩很好,爸爸在外打工,妈妈开车接送女孩上学,一家人相处很融洽……

8月5日,红星新闻记者从西充县相关部门获悉,经过分头走访学校、医院、邻居、小新及父母,全面调查事件,没有发现小新父母有家暴行为。在此之前,女孩曾因沉迷网络被父母没收手机发生过矛盾。

网曝:

女孩疑长期遭父母家暴

请求朋友发微博求助

这条引发网友极大关注的微博,是网友“_塞西尔蛋糕_ ”发布的,从其后更新的相关消息可知,她是疑遭家暴女孩小新的朋友。

8月1日晚上10点09分,“_塞西尔蛋糕_ ”更新微博,大意是四川南充市西充县一名女孩在家长期遭受父母家暴。

“现在对她已经逼得越来越近了,简直就是在剥夺她的生存空间。拜托了快看看她,就算只是转发也是对她的帮助。”“_塞西尔蛋糕_ ”在微博中写到,女孩当天偷偷把新手机从家长那里拿过来编辑了一些东西,之后手机再次被家长没收,所以她代女孩发这条微博。“_塞西尔蛋糕_ ”在后来一条微博中曾对爆料一事作过说明:“8月1日,我接收到小新的求助,她将编辑的文字传给我,并恳求我替她从QQ空间转发到微博。”

爆料微博下方,附有多张“女孩自述遭家暴”的文字截图:“曾被按在窗台上往下推,问你怎么不去死。曾经被拿伞、衣架、拖鞋打出家门,扬言你别回来了。彻夜未归又被报警,声称孩子离家出走。”此外,微博中还配有一张皮肤淤青的照片,并称“类似此淤青还多”。

31_副本.jpg

↑来源网络。

截图文字信息中还称,母亲曾捆绑她的双脚,强迫喂她进食。女孩在路上晕倒,路人前来关心,父母以“她喜欢睡地板”“不用你们管”支走路人。不过,“所有被施以暴力的证据都在原手机里,现所有零部件都已粉碎,请求警方复原资料。并非没有报警,警察来了之后……父亲拿出之前的确诊报告,同警察说这是她自己发疯,身上的伤都是自己弄的……于是警察就走了……”

8月2日凌晨,“_塞西尔蛋糕_ ”在转发原爆料微博时,创建“四川省南充市女孩遭父母家暴”微博话题。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即便当时已是凌晨时分,但女孩疑遭父母家暴的消息仍牵动了不少网友的神经,有网友留言转发,并@相关部门官方微博,希望获得关注。

反转?

疑遭家暴女孩“失联”?

当事人发声称“被失联”

8月2日早晨8点53分,南充公安官方微博发消息称,已将相关情况转给西充警方核实调查,目前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

当天中午12点08分,“_塞西尔蛋糕_ ”更新微博:“截止(到)11点半,女孩表示依旧没有任何人前去现场进行调查,只有两通电话来进行过询问,现在已经是再次失联的状态。”12分钟后,她更新微博说“女孩发来消息表示妇联已与她进行过交流,失联的时候应该是在谈话”。

8月3日,“女孩遭遇家暴”经媒体报道后引发广泛关注,而关于“四川一女孩长期遭受家暴失联”的话题更是一度登上微博热搜。当天下午和晚上,“_塞西尔蛋糕_ ”先后更新微博称,她与女孩父母进行了沟通,了解到女孩父母的想法,“事态的真实(情况)并非女孩最开始所描述的这般严重,女孩也表示愿意与父母沟通,和平解决。该事件确实有调解的余地,希望大家明鉴不要继续增加热度,给他们的家庭调解的空间。”

↑来源网络。

当晚11点21分,“_塞西尔蛋糕_ ”再次更新微博称:“需要澄清女孩没有持续失联,今天下午四点到(晚上)九点仍旧在使用社交软件和我聊天对话,但现在确实是联系不上的状态……媒体下午五点发帖说她失联是不正确的。”她后来解释,之前提到的“失联”是由于其朋友在线时间断断续续,“不在的时候我便说‘失联’。大概是用词被曲解了。我在这里道歉。 ”

晚上11点55分,“_塞西尔蛋糕_ ”在微博上公布疑遭家暴女孩小新的微博账号。当晚,小新通过微博发声称其“被失联了”,其中不乏言辞激烈的表述(后被删除)。

另一边,网友们仍期待当事人能提供更多遭遇家暴的证据,但女孩及其朋友并未在微博上更新更多的证据。

女孩:

曾接触几名心理医生

均指出需改变家庭关系

根据“_塞西尔蛋糕_ ”公布的疑遭家暴女孩小新的微博账号,红星新闻记者查询发现,该微博账号于2014年注册,目前能看到的第一条微博是8月2日下午发布,是关于家暴内容的。

小新在微博中写到:“我不敢二次报当地警局,是因为当地警局来过一次,他们对现场没有考证、没有留底、甚至没有听我有关法律保护的诉求,二次为了平息事态掩盖一开始的疏忽,肯定是大事化小。”

“我挺乐观一个孩子,网名都是好几年前事态并不严重的时候取的,而整件事,从好几年前开始我就只给很信任的人来说这些,在外人面前很少提及也很少树立受害者的形象,所以我的cn、头像都偏向阳光的风格。”小新在微博中也回应了网友的一些疑问,比如说为什么只有一张伤痕的照片?小新称,“拍不到、拍不清、没有机会,您试试父母在半步开外跟着的感觉。”

对于其精神方面疾病的程度和形成原因?小新表示,精神方面疾病已处于基本康复状态。形成原因,医生没讲过,她也不记得,“人体有对于不好的记忆倾向于忘记的自我保护机制,所以,我也不能提供什么。”

小新还在微博中称,她去年接触了3个或4个心理医生,他们都指出家庭关系需要改变,可是没有用处。在她看来,相关部门没打算了解整件事的起因经过结果,“就只有一句话:我们希望你的家庭能好起来。”

她在8月4日凌晨1点01分更新的微博中写到:“对了,谁是被打了之后住院的?我住院和被打是两码事,我是到医院接受心理状况观察所以住院。”

8月4日上午,小新转发了一位网友编发的微博,内容是关于她遭遇家暴一事的分析截图,以及该网友与她的聊天截图。

聊天截图显示,小新曾跟该网友说:“调节余地我希望还有,是塞西尔(即最先帮她发微博的朋友)出面沟通的。虽然目前我觉得没有特别大的用处。但是,还在斟酌是否上升刑事案件。”之后,她又给对方发了一条消息:“我暂时还在考虑是否留下案底。”

红星新闻记者曾给网友“_塞西尔蛋糕_ ”以及小新发送微博私信,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小新的微博也无更新。

邻居:

一家人很融洽

母亲几乎天天接送女儿上学

根据微博上的相关信息线索,8月4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找到疑遭父母家暴女孩小新所居住的小区。这是一个还房小区,位于西充县城区边上,居民2015年左右入住。有居民表示已听说过此事,但他们不相信女孩会遭遇父母家暴。

34_副本.jpg

↑小新居住的小区居民楼。

据多名小区居民介绍,女孩是一名高中生,在县城某中学上学,成绩很好。一位邻居还曾听女孩说日语,是个很优秀、很聪明的女孩。除此之外,他们对女孩没有太多的印象,因为“没怎么接触交流”。

“他们一家人还是多融洽的。”多位小区居民表示,女孩平时上学时,她妈妈几乎每天都会开车接送,有时候会到附近制衣厂上班,但也会提前下班,因为要接送女儿上学。在看到网上的消息之前,居民们从未听说过女孩遭父母家暴的事情,甚至都没见到过女孩跟家人吵架。

一位住女孩家楼下的邻居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她们一家就住在我楼上。要是经常虐待打骂的话,我肯定晓得嘛,但是真没听到。”

红星新闻记者曾前往女孩家中,希望了解更多的内情,但家中无人。一位邻居说,女孩一家人好像这几天没有在家里住。他们甚至猜测,女孩父母可能还不知道网上对他们的关注度。一位居民猜测,会不会是女孩学习压力大,所以才有了网上的言论。

居委会:

女孩系独生女

未听说女孩遭家暴也未接到求助

据女孩一家居住辖区的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也是在网上看到相关消息后,才知道女孩遭遇家暴一事。在此之前,他们从未听说也未接到女孩的相关求助。

一位在居委会工作的女士说,她和女孩住在同一个小区,也认识女孩的母亲,但未听说过女孩遭遇家暴的事情。事后,居委会也组织人员入户走访周围的邻居,但均未听说女孩遭父母家暴。工作人员联系过女孩的父母,被告知陪女孩在医院治疗,他们也没有见到女孩本人。

“我们不作解释,(西充)县上和(南充)市上相关部门的人都下来调查过两次了,到时候会有官方回复的。”居委会工作人员表示,女孩一家户籍所在地是在另一个居委会。红星新闻记者前往女孩户籍所在地的居委会,工作人员亦表示未听说此事。

一位相对熟悉女孩家庭情况的居委会人士介绍,女孩是家中独生子女,成绩不错,看起来文文静静,其母亲也有一定的文化,对人很随和,“她(女孩)平时由她妈妈照顾,她爸爸这些年在外面打工,今年受疫情影响好像才没出去(打工)。”

红星新闻记者采访结束前,一位居委会工作人员说:“你想嘛,他们家里这么好,只有她一个孩子,本来也是亲生的,怎么可能虐待她嘛。”

官方调查:

没发现父母有家暴行为

女孩沉迷网络与父母发生矛盾

在女孩疑遭家暴的消息在网上曝光后,西充县当地相关部门及时介入调查。西充县公安局曾组成多个调查小组,分头走访学校、医院、邻居、小新及父母,全面调查事件。8月4日晚,公安牵头,汇总妇联、团委和学校的综合意见:没有发现小新父母有家暴行为。

据悉,7月28日下午,女孩小新曾打电话报警称被家暴,辖区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女孩小新的母亲开门,门口有一部摔坏的手机,屋内一名中年男子正拉着刚刚报警的女孩,“不能让她出门,她要自杀!”

民警了解后得知,女孩对手机上瘾,在听从心理医生建议后,家人想把女孩从网络中解救出来,便没收其手机,导致女孩和家人关系紧张。据女孩父母告诉民警,女孩当时找到剪刀剪开防护栏“逃生口”的绳子,要往下跳,夫妇二人使劲将其从窗户上拖下来,而网上流传的淤青照片,就是在拖扯过程中,小新的身体被窗口刮伤造成的。

小新还写了封遗书,被其父亲撕碎,民警将碎片拼凑起来,中文、日语混杂,大意就是想外出自己单独生活,不想生活在这个家庭。初步肉眼观察,民警没发现小新身上有伤痕,其行动便捷,说话正常。

小新给民警提出3项请求,包括恢复手机数据、申请人身安全的法律保护、外出单独居住。“你还没成年,怎么能外出单独居住?”民警劝说。“我有这个能力,我能自己养活自己。”小新说,她主要是在网上给人写小说,有时网上给人配音。处警民警建议一家人好好协商,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办法。协调1个多小时后,民警才离开小新家。

8月5日,共青团西充县委副书记李微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8月2日当天得知女孩小新疑遭家暴的情况后,当天下午便去了女孩家,跟女孩本人和其父母进行交流。女孩父母说不存在家暴的情况,而女孩觉得父母不理解他,不尊重她的个人隐私空间。

“我们了解的这些情况和警方的调查情况也是一致的。”李微说,他们当时也查看了女孩身上的淤青,被告知是之前在拉扯过程中形成的。李微说,接下来将尊重女孩一家人的意见,如果他们愿意,会请心理医生对其进行专业的心理辅导。

这几天和小新一家接触的多名人员表示,毕竟小新还是一名未成年人,家庭情况正在缓和,也希望大家不要再打扰这个家庭了。

红星新闻记者 王超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微信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