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成都那些被开馆子耽误了的书法家……

编辑:谭希责任编辑:马兰 来源: 成都商报
2020-10-18 08:21

据我观察,成都书法届很大程度上与成都的面馆有重合。毕竟,都是手上功夫,一个讲究“提按使转”,一个讲究“揉捏搅拌”,总而言之,差不太多。

用书法写菜单,用书法写招徕生意的吉祥话,再配几幅拿得出手的正儿八经的艺术品,披着个人书法展外衣的馆子,仔细想想,其实并不少见。

或许,这些老板深知光吃饭不过瘾,也缺少了点情趣;或许,只有一边吃一边看着他们的书法,才能算作一次从审美到味蕾的全方位享受。那么,今天就带大家逛逛成都馆子里的个人书法展。

1

张记鳝鱼面以超豪华著称,墙上的菜单也是分量十足的榜书,一笔一画粗得像牛肉面里的肉坨坨。

一个含笑的可爱店员说这是老板写的,我问他这是什么字体,他说:“繁体。”

老板早前就爱写毛笔字,从没有拜过师,风格也不固定,要的就是这一份快意洒脱。

店员又笑着说,店里的字每年都要换一次,就跟换春联似的,并且,“每次字都不一样。”

书法面馆总有把一切印刷体变成手写体的执念。就算是打印的字,也得是书法体——从墙上那张记载WIFI获取方式的小纸条的备注上可见一斑。店员也仿佛受到了老板的鼓舞,拿着马克笔,用自己稚嫩的笔触,在厕所门上书写了“卫生间”这一重要的内容。

2

牛王庙老味面有自己的气场。我一边拍照一边夸这字儿漂亮,浑圆之中有风骨,而老板就坐在我面前气定神闲地刷抖音吃面。

“这是什么体?”直到我问,老板才开口:“乱写的,没体。”

老板从小就喜欢写字,多少年过去了,虽说是乱写,但也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自己的体。江湖人称“被卖面事业耽误了的书法家”。

之所以挂在自己的面馆里,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这是自己的面馆。“我不忍心看到白墙,感觉空空荡荡的。”是,喜欢书法的人,怎能忍受一面空荡荡的并且还属于自己的白墙呢?

3

不仔细看原味老面馆密密麻麻的竹片菜单,还以为是印刷品,结果上面有铅笔打格子的痕迹,才知道这是台人体打印机。

作者依然是老板,老板娘说,一直都用毛笔字写,但随便拿什么笔写都好看,所谓“书家不择笔”。

4

远远的,从大街对面一百米就能望见老文庙干贝大抄手的大招牌,古老沉稳,镇得住老店的名气。

老板热情介绍,“这是一个哥给我写的字”,但老板眼里的“哥”,其实已经够得上我们眼里的“爷”了——今年七十多岁高龄,爱写字也爱临字。

老板相当热情,摆开话就停不下来,开始热情地回忆当年:“以前这条街上有个庙子,有恢宏的门头,就在四中那里……”如今往事不可追,只有抄手和书法,能告慰过去的灵魂。

5

好吃不过真性格牛肉面馆好不好吃我不知道,真性格倒是一看便知。右半面墙:“生死有命”,左半面墙:“富贵在天”,角落摆着大关公像,写着“盖世英雄”。这几样元素拼在一起,让人由内而外产生了一股敬意。收银的姑娘一脸无辜且一问三不知,“老板让挂的,俺啥也不知道。”

6

在成都,串串店也有自己的书法展。刚走到骆小小的串串门口,就被墙上密密麻麻的书法作品折服,阿姨店员看我懂行,凑上来问我:“你说最前面那个字读什么?”

答案是一个很像“昌”的“冒”。但要追问为什么这么写,就没人能回答了,只能说:“他想啷么写就啷么写。”

这个“他”,老板告诉我,特指她朋友的小娃。串串店墙上目之所及的一切墨宝,皆出自他手。

用毛笔字写菜单,不是为了好玩,“是为了形成一个招牌”。由老板此话可见,老板乃思路明确胆大心细之人。

门口卖快餐的阿姨看我们聊得快乐,也过来说:“这字好看,特色得嘛,你看哪些店敢用毛笔写字?”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微信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微博